“进入什么?”灰手人明明知道褐手人说的是什么,却故意用调皮的语气问道。

褐手人说:“你知道啊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知道?”灰手人道。

“这还用问吗?”褐手人说,“你说话那语气都那么明显了。”

灰手人又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你想的那个?”

“又来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你还没回答我进入什么啊。”褐手人说。

灰手人道:“那我回答你吧。”

“可你没回答。”褐手人道。

“还没说啊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那你说。”褐手人说。

“又有……掠过了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几?”褐手人问道。

“不清楚。”灰手人说道。

“怎么会不清楚?”褐手人问道。

“看不清,这次的真不明显。”灰手人道,“所以我刚才都没说掠过的是数。”

“就是说,这次掠过的还有可能不是数?”褐手人问。

灰手人又说:“我还是觉得是数,但又不敢肯定,才没说的。”

“现在看清楚了吗?”褐手人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灰手人道。

“依然没有?”褐手人道,“它消失了?”

灰手人又说:“没有。”

“现在是什么样的?”褐手人问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