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开城门的时间跟昨天差不多,城门开了之后,有个白衣年轻人走进了小城,入城门不到二十步,年轻人很是不解的看向了身后的城门北面刻画的几个符号,上古水形文字。没见过的根本看不出那是文字,只以为是墙砖上刻画出来的纹路了。

年轻人走进了那些水文,定睛去看,这赤天挺热的,可是年轻人看了那文字之后,却感觉心里是越来越冷,仅仅一盏茶的功夫,年轻人背后冷汗都下来了,没犹豫,没回头,年轻人低头去寻那来时脚步,寻着来时脚步,匆匆出城!

这年轻人是虚神六境了,已经算是这九天之上顶了天的修为了,被几个水形文吓得直接出城,头都不敢回,天哪,自己看到了什么?出城后的年轻人脚下发力,身形化作一道白虹而去。只敢在百里之外停步之后才敢回头望去,草率了,进了九天真水世界,后怕的感觉好久没体会过了,年轻人没离去,就在百里外盯着,他确定,那两个人是进了这座城的,自己不敢进去,能让天神宫忌惮的地方不多,恰好这里有一个!

这个时候宋东乙二人已经出了客栈去了南门,街上跟昨日看到的差不多,古旧的房舍跟没啥精气神的百姓,修士的身影是一个都没见到,倒是那些满目沧桑的旧房子上那些奇怪的水波形状的花纹,断断续续的,让宋东乙有些好奇。这些花纹好像在哪见过,但是一时又说不上来。

两人走的不快,因为这个城池不大,且昨夜的那场大雾没法解释,所以两人都在下意识的找寻着昨日大雾的线索。

走过了大概三条街道,阳光照在城中,宋东乙抬头看,竟然有点眩晕的感觉。那断断续续的花纹出现了四五次,起初看到的时候,直觉的按些花纹好像在哪里见过,可见的多了,自己识海里九宝颤鸣了一下,好像是一种提示,又或者~那是一种警告!

识海内九宝的动静让宋东乙很不安,那些花纹形态样子越来感觉越奇怪,九宝的震动让宋东乙感觉脚下的路都变得不一样了,再看那些城中百姓,感觉大家的目光都在看自己!

胡庆本来就有心事,他可没心思关注啥的花纹,可他看到身边的宋东乙身形有些踉跄了,这家伙急忙上前扶住了他乙哥。

封正,对了,是封正!宋东乙脑袋里嗡的闪过一道惊雷啊!那是封正神符,是了这些花纹哪里是花纹装饰,这是妥妥的符文,是妖帝大人用过的符文。

啥的南向城,啥的百姓凡人,这座城中一定隐藏这一个大秘密!方才那九宝的异动是妖帝封正符文的异动。这一刻,宋东乙体内妖帝天图轰鸣运转,那些入眼的符文好像一时间都活了过来,城中的气象猛然发生了转变,胡庆感觉自己脚下一阵踉跄,这是咋了?吗,没来由的一阵天玄地转。

那些符文如同一道道飞剑猛然轰进自己的识海,直接落在了九宝之上,然后那张妖帝封正一阵晃动,微微白光将那些符文笼罩,再然后,宋东乙发现自己在地上趴着,很是没啥形态的在地上趴着,想来是刚才自己被那符文入体的时候,太过出神了,自己出丑了。

胡庆在自己身边,那家伙是惊疑不定的左顾右盼,像是在提防什么一样。看到宋东乙起身,胡庆这才想着将他乙哥扶起来。

“乙哥,你为何会突然昏倒?”胡庆不解啊?刚才一阵晃动,自己这修为的都没站稳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