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兴放下手中的玉座华胎,转而拿起了身边的一只试剂瓶。

在透明的瓶身之内,装着满满登登的液体。

这液体有着银白的色泽,就像是水银一样。

然而,实际上这东西和水银没有什么关系。

甚至它都不是原材料,而是一件已经制成的修炼植入物。

这试剂瓶里的液体,其实就构筑循环系统所需要用到的能量管道。

制作能量管道的材料,是一种特殊的记忆金属。

能量管道制作完成之后,将它重新加热,管道就会融化成为瓶子里的东西。

只要用注射枪在身体各处穴位进行定点注射,然后在体内温度降低到一个阈值。

这些液体就能够凭借金属记忆,重新恢复成能源管道。

如此一来,能量循环系统的雏形就有了。

一念及此,方兴将手中的液体导入了注射枪之内。

然后,开始依次在身体的各个穴位进行注射。

所谓穴位,其实就是由灵质纤维所构成的周天循环,所形成的灵气交汇。

既然需要让能量和灵气彼此相融,那能量循环系统自然不能是一个孤立的存在。

正因为如此,能量管道才需要以穴位为节点进行铺设。

能量管道最终定型,会环绕于灵质纤维的外围,做到与灵气循环完全重合。

只有以局部入手扩展至全局,才能作为以躯体铸成大炉鼎,而这也是达到躯体能量无漏的不二法门。

在所有的穴位完成注射之后,方兴深吸一口气,开始运转寒性灵气给自身降温。

随着身体温度不断降低,穴位里的液体开始凭借金属的记忆特性自主进行延展。

一瞬间,方兴只感觉像是有无数只蚂蚁,在体内啃食自己的身体,这种感觉实在是难受极了。

血肉化的躯体就是这一点不好,每一次植入外物,痛感几乎都是拉满的。

而其他修士几乎没有方兴的这种烦恼,像唯械派这种纯义体派系,痛感几乎等于零。

哪怕是其他义肢与血肉之躯混用的派系,也能够通过额外手段暂时屏蔽痛觉。

就算是唯灵派这种坚持以血肉为本的派系,也不需要受这种罪。

以唯灵派对于灵气的运用和理解,哪怕不需要植入能量管道,也能够完成灵气与能量的融合。

只能说,各有各的门道,每个派系都有他们所擅长的领域。

所以,关于植入时候的遭罪程度,方兴认第一,还真没人能抢的过他。

不过,从这一次开始,方兴将摆脱血肉化所带来的疼痛副作用。

就在方兴用模因向身体发出信号之后,原本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,在一瞬间戛然而止。

没错,方兴发出信号的对象正是完美基因,让它暂时屏蔽了自己的痛觉。

其实,方兴只要愿意,可以让完美基因调整衍化方向,将痛觉这一项功能给抹掉。

不过方兴并不打算这么做,疼痛看似是弊端,但它又何尝不是一项接受外界信息的感知模态呢。

尤其是在对敌之中,收集到的疼痛信息,可以让方兴更准确判断敌人的强弱。

除了这个原因以外,完美基因也有它的工作要做。

其实,方兴一直在利用完美基因,对身上的咒印进行衍化方向上的调整。

咒印虽然受到自我天赋的控制,但是它毕竟只是外物而已。

方兴想要尝试将咒印完全融入躯体,使之在基因层面彻底变成自己的一部分。

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,方兴对于能量和灵气的控制,将能够更上一层楼。

暂时将痛觉屏蔽之后,方兴开启了内视能力,密切注视着能量管道的展开情况。

事实证明,在上古科技和后世独特铸器技术的加持下,这种流程化的工序是最稳的。

方兴全程没有进行干涉,能量管道的展开非常顺利。

能量管道所使用的记忆金属是一次性的,只要经过一次展开就会彻底定型。

之后,不论温度有何种变化,都无法再影响到它。

方兴收起身上的寒性灵气,转而拿起了面前的玉座华胎。

这东西本质上就是一个基座,用来连接金丹和能量管道的。

金丹既是灵气修炼的产物,又是控制能量的核心,可以说是促成灵气与能量融合的关键了。

所以,植入玉座华胎是否顺利,关系着当前修炼计划的成败。

在许多修士看来,这一步需要慎之又慎。

不过,移植玉座华胎对于方兴而言,反而是最简单的一步。

谁让方兴拥有藏象诀所制造的身体空间呢,凭借可以干涉外界的身体空间,方兴可以把植入物精准的放入相应的部位。

只见,方兴用一根手指顶着玉座华胎,将它塞入了丹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