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月明跟童庆炳比赛看到一半的时候就离开了,学生队那边踢完球过来打了声招呼也都走了。

就剩下顾海洋陪着一群作家们坐在操场边侃天侃地。

球踢完已经快中午十二点,但是大家都不急着吃饭,在场上的时候,肾上腺素分泌,大家都感觉不到多累,下来坐了一会儿,平时缺乏运动的后遗症就凸显了出来。

苏桐第一个叫腰疼,还被马原他们嘲讽了一波。

后来众人准备回酒店洗澡时,除了毕飞雨跟阮小虎两人之外,其他人就没有一个步履稳健的。

马原用个胳膊箍着阮小虎的脖子,一方面他确实喜欢这小子,另一方面他这会儿两股战战,酸疼不已,要不是靠阮小虎给他撑着,恐怕要丢脸。

回了酒店洗过澡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。

这会儿众人都不想再走路,便让顾海洋他们从外面买了点吃的,然后所有人聚在苏桐他们的房间吃起盒饭来。

之所以要到苏桐他们房间,是因为他们的房间窗户大,还有个空地方,能够摆得开架势。

饭吃到一半的时候,马原忽然开口问:“小虎,你这次为什么会过来?不会是胡教授知道你踢球厉害,特意让你来助阵吧。”

阮小虎嘴里包着饭菜,听到马原问话,生生咽了两口,随后笑着回道:“我跟胡院长认识有一段时间了,后来听他说几位老师要到燕师大来开交流会,我就觍着脸问我能不能过来,没想到胡院长竟然同意了。”

“不要叫我们老师,生分。你虽然比我们小很多,但也可以叫声哥。你就叫我马哥吧,其他人你随意。”马原哈哈一笑,“胡院长喜欢年轻人,你这样毛遂自荐,他没有不同意的道理。”

“嗯,马哥。”阮小虎乖乖地喊了一声。

莫言吃饭最快,这会儿已经放下饭盒,顺便点上了一支烟。

烟点着之后,他笑眯眯地看着阮小虎:“你这个年纪就能进作协,之前有过不少作品吧?”

“就几篇,都发在《青年文学》上面。”

“那也不简单了。”余桦也跟着点了支烟,“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还在玩泥巴。”

“你这么大还在玩泥巴?”毕飞雨笑道。

“我喜欢玩泥巴不行?”余桦啜了口烟,又看向于东:“刚才在操场上,听你说你们认识,你跟他怎么认识的,是和胡院长一起认识的?”

“你们两个认识啊?”马原也一脸好奇地看向于东。

其他人跟马原的表情差不多,他们倒是没想到于东竟然跟阮小虎认识。

于东本来不想聊这个,不过已经被问到了,只能开口解释,“之前我从外地回金陵的时候,在火车上遇到的小虎。当时也就一面之缘,不过后来在金陵又见到了一次,这一来二往便认识了。他当时在金陵工作,闲暇的时候经常去我那里玩。”

“你们竟然还有这样的缘分,不过这事我怎么不知道?”毕飞雨挠了挠头,“你去金艺没多久我就跟着过去了吧。”

于东笑道:“小虎起得早,跟你碰不上面。”

“这话说的,我平时起得也挺早。”

余桦撇嘴道,“要按外国时间算,你起的是早……那这么说,小虎是通过你认识胡院长的?”

“不是的。”小虎摇了摇头,“我认识胡院长的时候,也不知道胡老师是于老师的老师。当时我在老家当导游,胡老师他们去旅游是我带的他们,就这样认识了。也是后来胡老师告诉我,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认识。”

听到小虎的解释,于东暗自腹诽了自己老师一番。当时胡月明打电话给他的时候,明明说让他自己告诉阮小虎,没想到老头最终没忍住。

其他人不知道其中关节,听到这个故事,皆大呼有缘。

“这缘分可不浅啊,三个人三个地方,竟然就机缘巧合地羁绊到了一起。”马原叹道:“这世界明明很大,却总是有那么片刻会让人感觉它小得不得了。你看,要不是小虎跑到燕京来,咱们也没办法认识他。说不定错过这次机会,咱们一辈子也不会认识。”

莫言摆手道,“马原你这话小瞧人了,小虎这么点大就能在《青年文学》发几篇文章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,文坛必然会留下他的姓名,你不想认识他都不行。”

“这话也对。”马原点点头,“不过我觉得吧,不管是于东跟小虎的缘分,还是胡院长跟小虎的缘分,其实都是铺垫,就是为了让他遇到咱们。遇到咱们干什么?嘿嘿,那自然是让咱们坚定组建足球队的决心。”

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,这马原是真的上头了,说着说着又把话题绕到了组建足球队上面。

不过也就马原一个人脑袋热,其他人对组建足球队这事都兴趣缺缺。

大家天南海北的,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都不容易,更别说组建足球队去搞比赛了。

谁有这个时间啊。

再者说了,他们对自己踢球的水平都了解,今天要不是对方放水,门估计都要被射穿。阮小虎是踢得不错,但足球这玩意也不是靠个人的。

见众人不搭茬,马原也识趣地没往下说,又岔着话题说起了于东的事情,“于东最近在美国挺火,在美国开了个签售会,一天签了一万多本书,这事我在边疆的时候都听说了。”

“没有,以讹传讹了,只有几千本。”于东摆手道。

其实之所以有一万多本这个数字流传出来,跟吉米有关系,当时吉米搞的新闻写的是“近万本”,后来传成了“上万本”。

不过几千本也足够令在座的人惊讶了。

特别是莫言,他的《酒国》去年才出来,当时首印也就只有九千本,至于卖出去了多少也没有具体统计,不过销量肯定不行,估计最多也就卖出去两三千本。

这样一对比,差距就出来了,于东一场签售会卖出去的书就能超过《酒国》的总销量,而且可能远远不止。

其他人也都差不多,大家书卖得都不太行,除了于东之外,在场的恐怕就刘振云和余桦要稍微好些。

其实刘振云他们心情挺复杂的,要说对于东的销量一点都不酸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他们又想着从于东这里取取经,希望自己的书也能有个好的销量。

只不过于东在国外卖的书就是《第二世界》和《生化危机》这类,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借鉴的意义。

想来想去,也就只能把于东往通俗小说作家那拨划拉划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